智能門鎖千家大戰 小玩家還有春天嗎?

原創  2019-05-16 05:04:54  197人閱讀

  【中國安防展覽網 企業關注】2019年,智能門鎖行業已經進入到了毫不夸張的千家大戰階段,據全國制鎖信息中心的調查數據顯示,從2015年到2018年短短數年內,全國智能鎖企業的數量已然從600家左右翻升到超過2000家。
 

  在這個賽道中,傳統門鎖企業和進口廠商不遺余力,獲得高額融資的商業寵兒更是展開迅猛攻勢,洗牌之下,更多的中小玩家還有多少機會呢?
 

  “我認為最起碼還有百倍以上的增長空間。”Ola智能門鎖創始人蔡靖對此并不悲觀。他的公司目前在做指紋智能鎖,從2014年成立至今,雖然沒有像行業明星那樣動輒拿下數億人民幣的融資,但這幾年也是摸爬滾打走了過來,年出貨數萬套。據了解,Ola成立初期曾拿過一輪380萬元的天使融資,蔡靖透露近期新一輪的融資正在對接,大概千萬級。
 

  蔡靖和團隊決定做指紋鎖的想法是從2013年底開始的,那年9月,蘋果公司發布了iPhone 5s,首發地區首次涵蓋中國大陸,指紋識別被首次運用在手機產品上引發了新的技術潮流,而相比傳統打卡機上的那種光學指紋解鎖,電容指紋元器件更薄更小,識別率和安全性也比較高,如果應用在智能鎖上面,體驗必能更進一步。
 

  讓蔡靖踩的的第一個坑是對專利的不夠重視,每每想起,都覺得有點兒虧了一波。“把指紋解鎖做在門把手里面,意味著你的電路板也在里面,有線要貫穿出來,連接的是運動件,運動的時候觸發離合器,讓開鎖體驗一步完成,所以這塊的結構要復雜的多,我們也是研發了近一年,但后來很快便被人抄襲了也是沒辦法”。
 

  這給蔡靖的教訓是創業沒有自己的獨到之處肯定不行,但獨到之處如果自己都沒有保護好,成果就會流失,公司也會蒙受損失,有苦難言。
 

  木門鎖和辦公領域市場仍樂觀,但行業大環境惡劣
 

  從去年開始,Ola開始專注做木門鎖。在行業里摸索的幾年時間里,蔡靖發現智能鎖這個行業有點意思。無論什么鎖最終是要配門的,而門至少分成兩類,一種就是戶門,一種是室內門。室內門多以木門為主,功能也不一樣,室內木門的功能基本上不是為了防盜,家里或者辦公室里面,木門就是為了把一個小的空間隔開,照顧隱私或者隱蔽性。但是戶門是一定是要以保證安全為前提的,這兩種鎖對安全性的要求也不一樣。門的標準不一樣之后,鎖的標準也就不一樣,比如戶門的國家標準是九公分厚的,一般家庭再薄也有大概七公分厚,這造成戶門鎖沒有太小的,制造和工藝也有特殊的要求。
 

  而室內木門厚度一般就40到50毫米,這種情況下一般戶門上的大鎖基本裝不上,鎖一定要小巧,變小巧的鎖也需具備相同甚至甚至更好的體驗,包括密碼、指紋、離合器、運動件、電池等等。
 

  “我覺得室內門智能鎖在結構設計、整個布局、電路板設計上也都挺需要功夫的,不比戶門鎖簡單多少,它得設計的很緊湊,很耐用,生產出來還要好看,我們就大概在這方面比較領先,我們也重新申請了實用新型專利。”蔡靖如是說,他表示,現在公司這兩類智能鎖也都在做,但是主要傾向木門鎖了,因為整個的行業現在大多數人都集中投入在了室外戶門鎖上,需要有新的突圍方向。
 

  此外,蔡靖也看好智能鎖在整個辦公領域的應用甚至更廣泛的種類,Ola團隊還研發了很小巧的柜子鎖,可安裝在一些辦公桌柜或資料柜上,為這種柜子增加了新的賣點和安全性,另外億歐家居還看到一些帶有指紋功能的U形鎖和更小巧的掛鎖工程機樣品, Ola把智能鎖的一些功能屬性做了進去。鎖的種類有很多,大到各種門鎖小到箱包鎖,市場足夠龐大,用指紋去取代鑰匙,智能更替傳統的想象空間似乎也十分可觀。
 

  蔡靖表示目前智能鎖行業普遍采用代工的模式,整個產業體系已非常成熟,自己的小廠先做小批量設計研發,之后再給代工廠批量下訂單生產,跟Ola合作的一家代工廠位于中山。
 

  據全國制鎖信息中心的調研顯示,目前我國智能鎖產業主要集中在深圳、中山、金華、佛山、溫州、杭州、上海、南京、昆山等地。2018年智能鎖產銷量電子產業發達的深圳排第一,金華第二,第三便是中山占全國的18%左右,這里也是傳統的五金及機械鎖產業基地。
 

  產業鏈的日趨成熟也造就了智能鎖行業的弊病日漸凸顯,蔡靖略顯無奈,“貼牌的太多了,真正投入研發創新的少,貼牌或者抄襲的太多了。”“如果你有一個好的idea,然后剛生產出來做出來了,被人秒抄那你的優勢就沒有了,有很多公司可能比你大,比你有資本和關系,所以我還是挺呼吁能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,要不誰還敢冒險創新?”
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akhc.club/jcjg/442.html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 建興建材網 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上一篇:我國五金行業30年發展成果豐碩 圍繞需求謀創新
下一篇:不反饋任何整改措施北京市消協公開批評16家鎖具企業